NEWS

人生就是不停的戰鬥:台灣特色舞者專訪 AJ老師(上)

「不斷進化,進化到最後我要所有人都知道我

我的理念就是這麼簡單。」

        2015年,AJ老師和小P老師從日本回來之後,將他們的兩人團團名改為EvoLegend,宣示了兩人的理念,並繼續朝向未來邁進。時至今年,AJ老師終於達成了他心目中的重要人生里程碑:在OBS(即Ocean Battle Session)拿下了冠軍。

AJ老師與小P老師(右)組成的兩人團EvoLegend。(取自EvoLegend粉絲專頁)

        自2010年開始,就時常能在國內外各種battle的場合見到老師出沒,影片中的老師持續有著新的突破,也在各個階段都有不同的個人特色。究竟battle在老師心中,是怎麼樣的形狀?是什麼原因讓老師持續做著這件事?

在失敗中不斷進化

        AJ老師說,自己的進化來自於不斷地在別人身上找尋自己想看的優點,將它們取出,並透過練習將之轉化為自己的樣子。而battle的場合就恰好為老師提供了試煉,也是老師進步的泉源;一方面在battle場上可以看到各式各樣的舞者用舞蹈交流,那是吸收別人好的優點的好機會,一方面檢驗著老師的個人信念:

        時時刻刻都反思自己的不足,並努力找到方法改進,這大概就是老師進步神速的原因。有些舞者練了很久,仍然對自己想要成為的樣子充滿迷惘。透過battle與cypher的交流分享,也許就能夠直接找到自己的方向。

「你用你的努力或強大證明,那我會respect

但我不會因此覺得我就是永遠輸了,

對我來說我輸這一次我只是讓我下一次更能超越現在,

因為當我輸了我就會去想我要如何做得更好。」

AJ老師

(取自AJ老師)

「我要讓自己成為很紮實的存在。」

        持續在battle場上的鍛鍊,也使老師體悟到了很多事。人生就是不斷在失敗中成長的,「拿了一個冠軍之後還是會輸,但輸也可以輸得很帥」

        透過追求與對手全力過招的機會,持續在失敗與成功間來回,老師漸漸累積起實力與名聲。2016年時,老師成為台灣第一個被請去法國當battle guest的hip hop舞者。

「你有沒有做到自己滿意,你有沒有持續在思考你要怎麼去做,

達到自己想要的樣子或目標,那才是一個我心目中我覺得最屌。

因為比賽只是個game。」

AJ老師

老師是台灣第一位受邀去法國當battle guest的hip hop舞者。(取自Battle Bad)

「你真的喜歡一件事,你一定會為它做到一個極致啊!」

       極致,大概是不斷貫串整個訪談的一個重點。

        練舞的第二年,老師就因為練習勤奮,而在「IBT」(It’s Battle Time,由開南大學舉辦)和「玄清交」(由玄奘、清華、交通大學熱舞社合辦)打出了自己的成名之戰,兩場賽事都拿下了冠軍。在當時,這兩個比賽的規模都不小,而且是會有線上老師參加的。於是,AJ老師在短短的時間內就在Mix Tempo有了教課的機會。

IBT Battle宣傳海報。(取自IBT)

        老師自己解釋,「我就是一個很簡單的人,跳舞之後,基本上我都沒有在管其他事情,我就是專注的做這件事情」。另外,關於老師的人生歷程和哲學,在另外一篇專訪中有更詳盡的說明。

推荐閱讀:每天都是一種練習:台灣特色舞者專訪 AJ老師(下)

        生活上的困難與夢想的拉扯,也曾經是老師巨大的壓力。在家中排行長子,家裡也曾負債過,父親去世後,為了不想增加經濟上的負擔,老師只好一次又一次把自己逼到懸崖邊,不斷地擴張自己的極限。

「你有很多的壓力在身上,

你要去做你最愛的事,但這個壓力就在你背後……

如果不把自己的動力提到最高,

其實好像也沒辦法壓過這些壓力。」

– AJ老師

老師在Battle Bad比賽現場。(取自Battle Bad)

請專注在此時此刻

        提到現在街舞圈流行的battle,老師的一番話將筆者拉回現實:「有時候評審的主觀性太重會扼殺你原本的可能性,不一定評審講的都是對的,我講的意見我也不覺得全部都是對的。有時候只是我當下的想法,其實有些時候你已經知道自己還缺什麼,只差在你需要更有自信去面對。」

        手裡振筆疾書,心裡思忖著老師的話。人生中,我們有多少個當下能夠清楚確認自己正在卯足全力地面對眼前?

(取自AJ老師)

「我這邊講的有些是個人觀點,

你要不要承認我都不care,沒有對錯。

我講的不是對的,但也不是錯的,

是在我心中現在這個moment我覺得對的,

搞不好下一個moment我會變。」

– AJ老師

        老師笑說,也許幾年後會需要修正這篇專訪一些的內容,又也許他會講出與今日採訪完全不同的回答。這篇專訪唯一能夠確認的是,AJ老師曾經這樣思考過。對未來可以有一個目標,但也許它會限制住前進的方向;一直看過去,想得太多也有可能會絆住自己。老師舉了自己作為例子:

「有一陣子我也常看自己以前的比賽影片,

後來遇到一樣的歌反而跳不出來,因為想太多……

不如就把握現在,現在的想法、現在的心情。」

攝影/劉玨妤

尾聲「你就是覺得它順」

        無意中問到了老師名字的由來,「我覺得它念起來就是我的名字。」在筆者與老師的對談間,只覺得AJ老師身為一個一生在追求極致的人,名字似乎該要有個特別的故事,結果答案反倒出人意料地簡單:「並不是所有事情都要很有意義它才能當你的名字,有的時候你就是覺得它很順眼,它念起來很帥,就是這樣。你就是覺得它順。」

(取自AJ老師)

        在旁人眼中是透過極端嚴苛的持志不懈,不斷地把自己逼向懸崖的邊緣;AJ老師所追求的境界,可能就是在由更高的高度望出去才能看見的自由。這個自由現在雖然處在稜線的尖端上,卻是在老師經歷過無數失敗的腳下予取予求,相形之下就顯得已經站了太多人的山腳下太過擁擠。

        無論如何,這可能也算是屬於AJ Style的灑脫吧,「以前我還會想,唉,其實好像沒什麼意義欸,我好像要硬掰一個,但我後來就覺得AJ念起來帥啊,我覺得它念起來就是我的名字啊。」

台灣特色舞者專訪 AJ老師(下):每天都是一種練習

 

「我就是一個很簡單的人,跳舞之後,

基本上我都沒有在管其他事情,我就是專注的做這件事情。」

– AJ老師

        比起多數舞者或目前線上的其他老師,AJ老師在起步上晚了很多。雖然高中時期就看過breaking,也一直很嚮往,但因高中被禁止參加社團,此後直到大二下轉學回到桃園,才加入了在台灣breaking界知名的開南大學熱舞社(KNUD)。

        之後老師受到電影《Stomp the Yard》的震撼而練習過Krump,但因為找不到Krump舞風的老師學習,一直都是看影片自學。也許是自學的關係,在不得要領的情況下,練到自己身體逐漸負荷不了。因緣際會,老師看到了日本大阪知名舞團Electric Trouble的影片,才在大三那年開始了他的hip hop之路

《Stomp the Yard》劇照。影像/Rainforest Films(取自Prime Video)

        學習Hip Hop的初期,老師受到Electric Trouble的Yokoi老師影響最深。那時候Yokoi老師跳的東西對老師而言比較像是現在偏舞感的urban,所以在那個時期AJ老師練習waveking tut、身體控制比較多。由於跳了hip hop的關係,老師也開始去Mix Tempo找小P老師和展碩老師上課。

Electronic Trouble。(取自嘻哈之城)

從學生轉變為老師

        回憶起在Mix Tempo教課的時光,老師還是很感謝當初小P老師給他這個機會。AJ老師說,從跳自己的到變成要對這個文化和學生負責,他每次都會花很多時間備課。一堂一小時半的課,他甚至會自己挑選適合的歌一首一首剪輯成一小時半的set,好讓學生依音樂的類別做不同的練習。老師的用心漸漸地吸引了許多學生,也有了越來越多的教課機會。

「我知道機會得來不易。」

       教課之外,老師也開始了他的奮鬥人生。在MT練了一陣子之後,老師組了人生中第一個比較正式的團Relax,其中也包括了玉龍老師。當時老師們時常一起去台北上課進修,也參加了Elite Force當時來台灣舉辦的workshop。

Elite Force來自紐約,是今日Hip Hop舞蹈的始祖。(取自嘻哈之城)

        因為Elite Force上課的內容會依排舞狀況甄選,為了要從一、兩百人選出十幾人的競爭中脫穎而出,即使老師們每天在中壢和台北間騎機車來回,回到中壢時已經很晚了,仍舊會在中原大學練習排舞。這段時期的努力,讓老師在音樂性這方面有了很大的提升

        在當兵期間,AJ老師對跳舞仍是念茲在茲。一場由Electric Trouble的Dominique老師評判的battle中,因為老師拿到了冠軍而與這個日本老師開始產生連結。與Dominique老師交流後,發現彼此喜歡的東西很類似,也因此學到了新的技巧。在這個階段,老師的跳法就由一開始比較wave的方式和從Elite Force身上學到的比較律動的方式,開始變得比較多細碎的身體控制。

Electric Trouble中對老師影響較深的成員Yokoi(左)和Dominique(右)。(取自嘻哈之城)

        在Dominique老師之後,老師接觸到了日本的D’oam舞團(同時也是小P老師和展碩老師的老師們),和歐美舞者Dedson、Niako、Icee、JR Boogaloo、E-Joe等人,從他們身上分別學到了groove、ground move和更多新的觀念。尤其是Icee老師,老師形容他是一個「對跳舞成痴的男人」:兩人不論在任何地方遇到,都會一起cypher好幾個小時。

Icee老師。(取自Icee粉絲專頁)

        透過感受不同的環境,讓AJ老師在日本看到更扎實的基礎功、在歐洲看到了無限的想像力、在美國看到了跳舞的自在與奔放,而台灣有很棒的感受力。「各有各的好,有這些元素才有辦法跳出現在的我。」

「我很希望support下面的人,他們越厲害越好,我會越爽」

        對於作為一個老師,AJ老師有著這樣的憧憬,在與他的對談間,筆者與老師的教學理念有很大的共鳴。

「當一個老師可以帶出那麼多厲害的舞者,

那你就知道這個老師到底有多厲害。」

– AJ老師

AJ老師與Dominique老師合影。(取自AJ老師)

        AJ老師很希望學生可以超越自己!老師說自己以前看一些前輩舞者時,自己也會像個小粉絲一樣,但真的認真看待跳舞這件事之後就會發現,彼此間的視野和氣場會越來越像,彼此也才會產生交流讓彼此進步,不能永遠抱持著下看上的心態;把自己壓得太低對彼此的進步意義不大。

眼見為憑

        老師平時也會觀察其他的舞者,但顯然不是只看到舞者們在舞台上光鮮亮麗的一面:

「當學生裡有出現一些厲害的人,

我會去觀察這個 dancer,通常都滿酷的。

他會不吝嗇,他會去分享自己的想法跟理念,

會希望學生可以更好!」

– AJ老師

        出國的次數多了之後,AJ老師看見了台灣與國外看待舞者不太一樣的地方。老師覺得「在國外cypherparty的時候大家很願意給你好的feedback和能量,會去欣賞你好的地方,這方面我想大家是可以多多學習的」。從某種層面來說,在國外跳舞很容易得到讚賞,而這也許導致了國外的舞者不論跳得好不好,都會很enjoy去嘗試的現象。每一次從國外回來,老師都看見了自己的渺小,「太渺小了,要再練,差太多」

老師今年前往澳洲開設巡迴workshop。(取自AJ老師)

身體力行

「當我想表達或證明一些事,我比較喜歡用身體力行的方式,

我想說服力會比較實在一點。」

– AJ老師

        老師說,自己小的時候常常會想要做很多事,結果卻因為這樣反而什麼事情都沒有做好。回想起來,老師很不喜歡當時的自己,也不喜歡自己總是找藉口。於是決定了,一旦確定了一件事就一定要默默堅持、做到最好,再等待自己的努力開花結果。這樣一旦到了要展現的時候,自己也才拿得出有點程度的東西。

攝影/ 劉玨妤

        私底下,AJ老師平常也是不太po文、不太在網路上評論的人。「我不太喜歡講了一堆,但只做到一、兩點,而是要花更多時間去實踐。」為了還原到最real 的老師,以下就附上老師原汁原味的語錄,讓大家感受滿滿的AJ Style身體力行精神:

「我不喜歡藉口,我喜歡你要嘛就是直截了當,全力去付出完,

就算你失敗我也會respect你,

但你成功我就會覺得,挖,你夠屌。」

(取自AJ老師)

        在老師的分享中筆者獲益頗多。然而,重點還是要多去執行,很多事就是要親自做過了,自己才會覺得自己也有機會做得到,或是也才有機會知道自己身上缺乏了什麼。如果是懷疑自己做得對不對,那也要做了才會知道,因為永遠沒有絕對的答案。

「你是真的想要free嗎?還是只是想被束縛著?」

        「希望大家可以再飢渴一點」,對於台灣新一代的舞者,老師有深深的期待。從他的角度看來,有太多舞者都缺乏了一點「想要把一件事情做到極致的衝勁」。跳舞當然可以很peace,但是與此同時也希望大家有多一點追求,人生嘛,總是需要有一點追求。

「跳舞要怎樣去改變你的人生、改變你的生活態度?

大家在生活上或許沒有辦法那麼做自己,

但你知道在跳舞的時候是可以完全放開手去做的,

如果這樣都無法放開手去做那就有點怪了,

你是真的想要free嗎?還是只是想被束縛著?」

– AJ老師

(取自AJ老師)

        跳舞作為藝術的創作,大部分時候是沒有對錯的,因為它並沒有一個既定可以依循的形式。「好的舞者會知道自己要幹嘛……但現在懂得自己要幹嘛的人變成很特殊的人種。」老師提到,在Hip Hop文化中,表達自己是一件很重要的事。

        老師以Hip Hop歌手為例,厲害的Hip Hop歌手就會知道如何清楚地表達立場,不論是不爽什麼、面臨什麼、看不慣什麼。所以一定要知道自己在幹嘛,想要追求什麼,然後身體力行,別讓自己停留在空想。

攝影/劉玨妤

「因為我相信我可以做到」

         另一個想要給新一代舞者的建議,老師認為是自信。而沒有自信的根本原因,就是因為缺乏對自己的思考與認識:

「大家都是在同個環境下成長,

但那些能夠脫穎而出的人,一定花了很多時間

思考自己、認識自己、磨練自己,

想要有自信,那你真的要付出很多努力,

讓自己可以更自在的表達。」

        對AJ老師而言,練習的過程中很少遇到低潮期,一方面是老師飽經挫折產生的情緒管理,知道負面對現實並沒有任何助益;而另一方面就是自信,「因為我相信我可以做到」

(取自AJ老師)

「以前在剛換跳法或玩的東西,

有時候都多少會聽到感覺沒有很跳舞,沒那麼自然的說法,

其實這需要時間去整理,反覆的練習,

練好了還要慢慢習慣跟音樂的結合,

這是需要時間經歷去驗證的。」

 

當然也曾經也因爲這樣沒自信了一陣子,

但我還是相信可以找到一個出口,

還是不斷嘗試、不斷失敗,

最後找到感覺的那瞬間,你會對自己感到驕傲。」

 

接下來每一次的嘗試對我來說是有趣又好玩的,

你不會在意大家是怎麼看,

因為當成功的時候,

這份開心只有自己最知道,這才是最重要的。」

– AJ老師

攝影/李金勳(取自AJ老師)

尾聲 – 每天都是一種練習

        因為起步較晚,在練的同時別人也在進步,當然要盡全力縮短彼此間的差距。觀看老師從2010年到現在的跳舞影片,會發現老師每個時期跳的東西都很不一樣。

        其實,對老師而言,每天都是一種練習。透過每天都專注在當下,在想要學習的事物上投入、練習、做到極致、內化成自己,再繼續去找到其他想要學習的事物。透過這樣的練習模式,老師認為這才是自己能夠超越前人的方式,也才是成就他現在身上有那麼多種風格的根本原因。

攝影/劉玨妤

「持續去做好的事,不斷累積自己的實力,

相信自己,機會到了就好好把握住,

peace & love!」

– AJ老師

Taipei Bboy City主辦人 柏均老師 專訪:越本土,越國際

(取自柏均老師)

        Taipei Bboy City是少數台灣自辦的重要國際級賽事之一,每年都會有世界知名舞者自費前來台灣比賽。在主辦人柏均老師的主持下,2016年被納入breaking界著名的世界級賽事聯盟Undisputed,2017年與美國Silverback和德國Battle of the Year共同受到世界奧會青睞,成為青年奧運在亞洲及大洋洲賽區的資格賽。

以台北為名,讓世界看見

        前身是New Taipei Bboy City,後更名為現在大家所熟悉的Taipei Bboy City。正如其名,Taipei Bboy City以城市為主題,透過在各國舉行系列賽事將世界各國的BboyBgirl串聯在一起。

2019年Taipei Bboy City即將在12月8日隆重登場。(取自柏均老師)

        每年,Taipei Bboy City都會在系列賽事中,拜訪並選出各國代表,然後將這些舞者邀請至台灣進行參賽,如2019年的台灣區賽事,在一對一的項目上就邀請到了美國、越南、尼泊爾、德國、蒙古、泰國、希臘、日本、韓國、俄羅斯、烏克蘭、法國等地方代表來台共襄盛舉,讓台灣的優秀舞者們在花蓮以舞會友。

以舞會友,互相成長、交流

        發展至今,台灣Taipei Bboy City已經與德國Battle of the Year、荷蘭The Notorious IBE、英國UK BBoy Championships、法國Battle Pro等知名賽事齊名。

2018年Taipei Bboy City現場, 來自希臘的Bboy Onel贏得Undisputed 1vs1冠軍。(取自柏均老師)

        除了上述的一對一的賽事,2019年的活動將時程拉長至一周,從12月8日至14日,舉辦了講座、cypher、party,最後以團對團賽事作結尾,讓選手們在舞台上盡情展現自己的團隊精神。

        Taipei Bboy City的活動理念,是藉由活動中的分享讓每個舞者都能開闊視野,去結識更多優秀的舞者,互相學習、成長。在2019年的Taipei Bboy City上,將會有300多名來自國外的舞者與台灣舞者同場競技、切磋。

以舞撫人,不分你我四海一家

        希望台灣能夠被世界看見,是柏均老師主辦Bboy City的重要理念。然而除了在各國舉辦Bboy City賽事,柏均老師也希望藉著辦理賽事的機會,到各個新興發展城市去分享跳舞的喜悅。

(取自柏均老師)

        BBOYCITYPROJECT,又叫做「突破計畫」,是柏均老師受到國際街舞組織All the Way Live啟發而開始的行動。老師回憶當初,第一次的接觸是All the Way Live在2009年請他去菲律賓擔任比賽評審。

        賽後,All the Way Live邀請老師到孤兒院教學,當時日本知名的Bgirl Narumi也在現場。當看著眼前因戰爭而留下的孤兒,甚至有些已經失去手腳,老師說,這是他人生中第一次發現原來街舞可以幫助到別人。

主辦人柏均老師。(取自柏均老師)

        於是,在老師回到台灣以後,也決定要在Bboy City中加入這樣公益性質的元素。秉持著「share」(分享)和「Hip Hop One Nation」(不分你我,四海一家)的概念,老師說,其實更多的時候反而是對方幫助到自己:

因為你到那邊之後才會發現,

自己生在台灣已經太幸福太幸福了!

– 柏均老師

(取自柏均老師)

高瞻遠矚,放眼世界

        十年來,BBOYCITYPROJECT在柏均老師的帶領下,默默地走過菲律賓、越南、尼泊爾、不丹、薩爾瓦多、尼加拉瓜、哥斯大黎加、烏干達等國,未來柏均老師也還要繼續走下去。

        而對於台灣的街舞環境,老師希望自己所做的努力能夠讓台灣更走出去一點。

2019年Taipei Bboy City即將在12月8日揭開序幕。(取自柏均老師)

        越本土其實就越國際。把Taipei Bboy City做到讓全世界都知道這是台灣的比賽,是優質的比賽;藉由參賽,這些訪客們能夠看得見台灣的文化、感受到台灣人的友善、台灣的美麗、台灣舞者的才華。

(取自柏均老師)

「很重要一件事是,

你一定要先把自己走出去,然後把世界帶回來。」

– 柏均老師

        而把世界帶回來的同時,我們就可以更快速看到台灣有多少好的舞者。以老師將知名街舞媒體Stance引入台灣為例,每一次Taipei Bboy City都提供Stance拍了很多台灣的優秀舞者。如果這些影片在Stance上面曝光,就會有更多台灣舞者被世界看到。

尾聲:自強不息

        看過了世界各地的舞者,當問起對台灣舞者的建議時,可能出於心切,筆者在應答間能確實感受到老師的殷盼。

來自烏克蘭的Bboy Lussy Sky在Taipei Bboy City比賽現場。(取自柏均老師)

        在柏均老師給予台灣舞者的建議中,第一是英文能力的培養。想要拓廣自己的視野,老師認為英文就是一個不可或缺的語言能力:英文不好很難與國際接軌,也很容易因為能閱讀的資訊有限而影響國際觀的培養。

        第二是體能。因為技巧就是體能的延伸,所以老師希望台灣的舞者能真的在自己的身體素質、心肺能力、體適能等方面下功夫,也才能讓自己的舞蹈或招式看起來質感更好、更紮實。

(取自柏均老師)

        第三是自信。老師常常因為看到台灣舞者在國際上的大舞台發生失誤而感到惋惜,也許這和台灣在國際上的身分不明相關:因為認知上的不確定性讓舞者在自我心理上產生自卑,這樣的自卑感也容易讓台灣舞者容易覺得來自外國舞者會瞧不起台灣,並且連帶著影響到在比賽場合的情緒與表現。

「當我出國的時候,我就是他們外國的月亮。」

– 柏均老師

(取自柏均老師)

        針對第三點的狀況,對柏均老師而言,當自己已經準備好上述的第一、二點時,自己只需要想著出國就是要「把台灣魂帶出來」。畢竟,選擇先掌握好自己確實能把握的事,剩下的就在自己的實踐中取得好成績,說服並贏得他人的尊重,也許也不失為一種宣傳台灣的方式。

2019.12.08(日)

Hualien Bboy City 2019 世界霹靂舞大賽花蓮站

(!點擊前往活動頁面!)

Taipei Bboy City 2019 的第一個大行程,

我們來到台灣最美麗之一的城市-花蓮。

今年的 Undisputed 1vs1 及 DPC JAM 2vs2 都在此舉辦,

當天都有海選機會,冠軍將分別前往瑞典跟瑞士參加世界總決賽。

Allstyle battle 開放所有舞者參加,

將隨機組成三人一隊的組合。

除此之外,我們也希望藉由 BBOYCITYPROJECT 突破計畫的理念,

讓花東孩子有機會與世界舞者們交流。

2019 Taipei Bboy City系列活動:

(!點擊前往活動頁面!)

🔸 Hualien Bboy City

█ Date:2019.12.08 (Sun.)

█ Venue:花蓮理想大地 Promisedland Resort, Hualien City

*** More Info:https://is.gd/z2b4iY

———————-

🔸 All The Way Live x BBOYCITYPROJECT ABORIGINE Outreach 突破小子偏鄉志工計畫

█ Date:2019.12.09 (Mon.) & 12.10 (Tue.)

█ Venue: 花蓮縣玉里鎮 Hualien aborigine School & 台東知本 Taitung aborigine School

———————-

🔸 Taipei Bboy City Panel Discussion

█ Date:2019.12.12 (Thu.)

█ Time:18:00 – 22:00

█ Venue:台北市電影主題公園 Taipei Cinema Park

———————-

🔸 Taipei Bboy City Park Jam

█ Date:2019.12.13 (Fri.)

█ Time:15:00~24:00

█ Venue:台北市電影主題公園 Taipei Cinema Park & 西門靖 Ximen Jimmy

———————-

🔸 Taipei Bboy City 2019 Main Event

█ Date:2019.12.14 (Sat.)

█ Time:12:00~21:00

█ Venue:信義新光三越 香緹廣場 Xiangti Avenue Plaza

———————-

🔸 Taipei Bboy City After Party

█ Date:2019.12.14 (Sat.)

█ Time:22:00 –

█ Venue:SWIIO HOTEL Bar

最女子的女子:女子High(下)

        回憶起自己學舞的經歷,肉欠老師說自己曾經在許多時間點的遲疑,留下了一些小遺憾,但她並不想要下一代的舞者們在回首當年時也只能嘆息。所以她辦了「女子」系列活動,希望可以鼓勵女生多表現自己,也讓來自女性角度的想法可以被更多人看見。然而,

導致女性處在相對弱勢的問題實際上不只和女性相關,

女性舞者所面對的困境也不只發生在她們身上。

這是與整個社會環境相關的事。

攝影/劉玨妤

「我也可以加入嗎?」

         Party中常見到大家圍成的一個個圓圈,我們稱之為Cypher或是Circle。大家可以輪流到圈中分享自己或挑戰他人,源自於HipHop文化中的bboy交流模式。女性在圈圈裡是相對少數,這樣的環境氛圍下「我也可以加入嗎?」無形之中形成的遲疑,也讓女性舞者們錯過了許多展現自我的機會。

攝影/CowB (取自女子High臉書)

        由於被動的社會環境已經形成,即便沒有特別限制,人們還是會被眼裡所見的日常不自覺地養成一些思維習慣。這種日常最後養成了人們的刻板印象,進而主觀地認定男女間的差別,覺得「女生應該怎麼樣」及「女生不該怎麼樣」。

攝影/Spin (取自女子High臉書)

        老師以自身的經驗為例,說明自己曾經歷過許多徬徨的時光,因此完全能體會大家內心裡的掙扎,但現在回頭看,會覺得自己浪費了太多時間在摸索,所以希望大家有機會就能早一點把心打開。因為以跳舞而言,其實沒有那麼複雜,每個人都有不同的風格可以分享,無論男女,也沒有舞齡之分。肉欠老師說,她現在最想做的就是以身作則,讓自己先開始在circle中跳舞,也許會因為這樣,而能帶給其他人更多一點點站出來分享的勇氣。

「我還在追求,希望自己能更好,偶爾還是會遲疑,

但如果可以的時候,

我會希望我能多去做,讓大家都可以更勇敢!」

– 肉欠老師

攝影/CowB (取自女子High臉書)

「Fact / 事實」或者「Opinion / 意見、看法」?

        談論到對Girl Style這個詞的詮釋時,老師首先強調,Girl Style的爭議在於它不能算是一種舞蹈風格。實際上,它是一個在商業行為下,為求簡單易懂、對大眾容易溝通,因應教室課程而產生的名詞。

        但老師認為,對一位生理女性而言,她本身是girl就是一件事實,所以她所跳的舞蹈,不論剛強或柔媚,都可以說是一種Girl Style。然而,因為大眾對女性風格具有普遍的刻板印象的這個看法,讓人在聽到Girl Style一詞時,對它會產生其他額外的聯想,而認定Girl Style應該要看起來嬌媚或是性感。另外,老師也擔心這個帶有性別名稱的名詞,會限制了女性舞蹈的發展。但既然它被稱作Girl Style而不是Sexy Style,那麼這些額外的聯想,便顯得是附加且多餘的。

攝影/CowB (取自女子High臉書)

        再以老師拿手的舞風Dancehall為例。對老師而言,Dancehall裡面關於couple的動作,本是自然的表現,也是萬物生命的由來,卻因為固化的禮教限制,以及不健康的健康教育,反而被加以有色的眼光看待。

導致這個結果的原因,與動作本身這個事實無關,

反而是因為人們依自身經驗所附加上去的想法使然。

        由此看來,有時候很多事情的本質是中性的,只是我們對它附加了各種看法,而讓它被覺得是好或是不好的。那麼,如果附加上去的想法是朝著正向散播的話,我們所在的環境是不是就有可能會越來越好?

結語

        問起肉欠老師給予大家的小建議,筆者覺得老師還是希望大家要從整理好自己開始。在做一件事情時,一定「要相信自己有能力或辦法解決,要更積極面對,而不是陷在情緒裡面,讓自己覺得更做不到。」

    和他人相處時,有時候即使我們對他人表達的關心是出於善意,也有可能不小心就成為別人的壓力或負擔,所以要學著「盡量少做批評跟負面的建議,以鼓勵和正向發展為前提」

攝影/CowB (取自女子High臉書)

「有時候會想,當初如果能看到更多女生在cypher中出現,

我可能會更勇敢,就不會花那麼多時間猶豫而不敢嘗試了。」

– 肉欠老師

        環境與心理的束縛也許牽絆了老師一陣子,不過好在老師最後走出來了,並且持續在以正面的能量滋養台灣的街舞環境。

        和老師共享的一個下午讓筆者吸收了滿滿的正能量,心裡都暖暖的。猶記得今年二月底「女子High」剛結束時,筆者在朋友和其他老師的貼文和打卡中所看到的正面回饋,不少人也舒坦地吐露了內心的掙扎。活動辦完不是就此結束了,「女子High」所造成的餘勁竟然如此強烈!期待下一次在活動上與老師相見,也希望大家都能如老師所說:

「不管性別,不管性向,不管任何的喜好,

勇敢地做自己想做的事情!」

2020.03.08(日)

女子High Vol.5

在 「International Women’s Day」 這天,讓我們一起盡情的舞動,共同慶賀生命的美好。

留下這天的時間
更多精彩詳細內容..coming soon❤️

歡迎先按參加活動,之後才能在第一時間看到所有活動資訊喔:D


(!點擊圖片進入活動頁面!)

最女子的女子:女子High(上)

        談到女子,你心裡是否有一個形象?是長髮還是短髮?穿褲子還是裙子?應該風姿綽約還是豪放不羈?其實對於一位女性舞者而言,這個世界不是選擇題,只要做自己就是最好的。

「為女性舞者提供一個能安心地盡情展現自己的舞台」

就是「女子High」的核心理念。

攝影/Spin (取自女子High臉書)

什麼是女子High

        「女子High」在2019年已經來到了第四屆。她原先是以十五個全女子舞團的同臺演出為主要節目內容,藉著讓大家看到各種不同面向的女子風貌,希望打破對女性印象的既定期待,進而創造出更多的可能性。

        在這個場合裡,將優秀的女子舞者們聚集在一起,也製造了機會讓大家能彼此分享交流。女子們同時表現著自己,也欣賞著其他,許多的認同與鼓勵在其中,形成了一股強大的正面能量。主辦人肉欠老師與我們分享,當時的活動沒有任何主題的限定,就是希望舞團們可以自由的去創作。

「以舞蹈競賽來說,也許可以分出好壞。

但就藝術角度而言,

能真實地呈現出『自己那才是一生所必須追求。」

對舞者而言,做自己才是最重要的。

2019首創女子Show

         今年2月24日剛結束的第四屆「女子High」以全新的面貌獲得了比以往更大的迴響。由「女子High」主辦人肉欠老師邀請小倩老師、Lingo老師、瑋瑋老師、鮮鮮老師和靜妹老師編排的四段「女子Show」成為本次活動的主軸,帶領大家一窺四種女子不同的風貌,呈現上打破以往鏡框式舞台的侷限,精心設計了與觀眾接觸的橋段,希望讓觀眾更深入地參與其中。

攝影/Spin (取自女子High臉書)

        針對一個活動的經營,肉欠老師一直在嘗試給予觀眾更多的正能量。「女子High」的第一屆和第二屆原本是以女子舞團聯展的形式呈現,希望讓大家看到女子的美是不只一種的。第三屆時加入的個人秀的內容,在台灣並不常見,希望讓大家充分感受到女性個人舞者的舞臺張力,也得到很大的迴響。

攝影/Spin (取自女子High臉書)

女性視角主動出擊!

        經歷過2018年停辦了一年的沈澱,肉欠老師有了新的感觸,試著從各種不同形式的表演藝術中獲取靈感。今年所辦的第四屆「女子High」改以拋出議題的方式,從女性視角主動出擊。透過編舞者將自己的角色故事改編並融入表演之中,娓娓訴說這些議題,希望能更真實的碰觸到大家的內心深處。除了看完一場精彩的表演,更能帶著一些想法回家。

攝影/Spin (取自女子High臉書)

什麼是女子Challenge

        在「女子High」之後,為了維持活動的熱度,「女子Challenge」開始在Instagram上蔓延開來。這是一個IG上的串連活動,

發佈一段自己的跳舞影片加上想說的話,

並標註

#女子HIGH_女子愛跳舞挑戰

#女子Challenge

就能參與。

(取自IG #女子Challenge)

        因為一個人的能力有限,這個活動一來可以讓老師藉由網路跨越時空,認識來自各地的女性舞者,二來也能提供舞者間的互相交流,舞者們所分享的話語,也會在網路世界中留下一個正面的效應。

「人就是很奇妙,開心的時候看什麼都覺得很好,

但難過的時候,看到負面的字句可能又會陷得更裡面。

如果可以在這些時候接觸到一點正面的力量或一句正面的話,

也許就能讓自己再勇敢一點的繼續堅持下去。」

– 肉欠老師

        老師也會觀察舞者們在貼文中分享了些什麼,例如第一個出來分享自己的人是Locking舞者Kiwi,本身是小黑老師在黑家班的成員,她在分享中就希望能有更多的女生朋友一起體驗Locking的美好。也因此,肉欠老師找到小黑老師辦了一場交流賽事,卻沒想到賽事參與熱烈,出席人數也超出自己預期,得到了非常好的反饋。

攝影/小藍 (取自女子High臉書)

多丟出一些正面的火種,它可能可以啟發更多人

        「女子High」所倡導的理念,雖然在形式上是以女性為出發,但在精神上不論是男性乃至整個環境,也都可以得到啟發與反思。

攝影/CowB (取自女子High臉書)

「很多時候,其實我覺得我都只是在做我想做的事情,

但來參加活動的觀眾、舞者或其他所有人,

如果能因此產生了其他正面的想法,

他們就會有機會再去影響到其他人。」

– 肉欠老師

        倘若每個人都能成為一個正向的火種,那麼每個人都有機會帶給其他人鼓勵,在正向與正向的循環間,這世界或許會因為我們而更美好一些。

2020.03.08(日)

女子High Vol.5

在 「International Women’s Day」 這天,讓我們一起盡情的舞動,共同慶賀生命的美好。

留下這天的時間
更多精彩詳細內容..coming soon❤️

歡迎先按參加活動,之後才能在第一時間看到所有活動資訊喔:D


(!點擊圖片進入活動頁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