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生就是不停的戰鬥:台灣特色舞者專訪 AJ老師(上) 「不斷進化,進化到最後我要所有人都知道我,我的理念就是這麼簡單。」        2015年,AJ老師和小P老師從日本回來之後,將他們的兩人團團名改為EvoLegend,宣示了兩人的理念,並繼續朝向未來邁進。時至今年,AJ老師終於達成了他心目中的重要人生里程碑:在OBS(即Ocean Battle Session)拿下了冠軍。 AJ老師與小P老師(右)組成的兩人團EvoLegend。(取自EvoLegend粉絲專頁)         自2010年開始,就時常能在國內外各種battle的場合見到老師出沒,影片中的老師持續有著新的突破,也在各個階段都有不同的個人特色。究竟battle在老師心中,是怎麼樣的形狀?是什麼原因讓老師持續做著這件事?在失敗中不斷進化        AJ老師說,自己的進化來自於不斷地在別人身上找尋自己想看的優點,將它們取出,並透過練習將之轉化為自己的樣子。而battle的場合就恰好為老師提供了試煉,也是老師進步的泉源;一方面在battle場上可以看到各式各樣的舞者用舞蹈交流,那是吸收別人好的優點的好機會,一方面檢驗著老師的個人信念:        時時刻刻都反思自己的不足,並努力找到方法改進,這大概就是老師進步神速的原因。有些舞者練了很久,仍然對自己想要成為的樣子充滿迷惘。透過battle與cypher的交流分享,也許就能夠直接找到自己的方向。「你用你的努力或強大證明,那我會respect,但我不會因此覺得我就是永遠輸了,對我來說我輸這一次我只是讓我下一次更能超越現在,因為當我輸了我就會去想我要如何做得更好。」- AJ老師 (取自AJ老師) 「我要讓自己成為很紮實的存在。」        持續在battle場上的鍛鍊,也使老師體悟到了很多事。人生就是不斷在失敗中成長的,「拿了一個冠軍之後還是會輸,但輸也可以輸得很帥」。        透過追求與對手全力過招的機會,持續在失敗與成功間來回,老師漸漸累積起實力與名聲。2016年時,老師成為台灣第一個被請去法國當battle guest的hip
台灣特色舞者專訪 AJ老師(下):每天都是一種練習   「我就是一個很簡單的人,跳舞之後, 基本上我都沒有在管其他事情,我就是專注的做這件事情。」 - AJ老師         比起多數舞者或目前線上的其他老師,AJ老師在起步上晚了很多。雖然高中時期就看過breaking,也一直很嚮往,但因高中被禁止參加社團,此後直到大二下轉學回到桃園,才加入了在台灣breaking界知名的開南大學熱舞社(KNUD)。         之後老師受到電影《Stomp the Yard》的震撼而練習過Krump,但因為找不到Krump舞風的老師學習,一直都是看影片自學。也許是自學的關係,在不得要領的情況下,練到自己身體逐漸負荷不了。因緣際會,老師看到了日本大阪知名舞團Electric Trouble的影片,才在大三那年開始了他的hip hop之路。 《Stomp the Yard》劇照。影像/Rainforest Films(取自Prime Video)
Taipei Bboy City主辦人 柏均老師 專訪:越本土,越國際 (取自柏均老師)         Taipei Bboy City是少數台灣自辦的重要國際級賽事之一,每年都會有世界知名舞者自費前來台灣比賽。在主辦人柏均老師的主持下,2016年被納入breaking界著名的世界級賽事聯盟Undisputed,2017年與美國Silverback和德國Battle of the Year共同受到世界奧會青睞,成為青年奧運在亞洲及大洋洲賽區的資格賽。 https://youtu.be/am4HVJzGb0I 以台北為名,讓世界看見         前身是New Taipei Bboy City,後更名為現在大家所熟悉的Taipei
最女子的女子:女子High(下)         回憶起自己學舞的經歷,肉欠老師說自己曾經在許多時間點的遲疑,留下了一些小遺憾,但她並不想要下一代的舞者們在回首當年時也只能嘆息。所以她辦了「女子」系列活動,希望可以鼓勵女生多表現自己,也讓來自女性角度的想法可以被更多人看見。然而, 導致女性處在相對弱勢的問題實際上不只和女性相關, 女性舞者所面對的困境也不只發生在她們身上。 這是與整個社會環境相關的事。 攝影/劉玨妤 「我也可以加入嗎?」          Party中常見到大家圍成的一個個圓圈,我們稱之為Cypher或是Circle。大家可以輪流到圈中分享自己或挑戰他人,源自於HipHop文化中的bboy交流模式。女性在圈圈裡是相對少數,這樣的環境氛圍下「我也可以加入嗎?」無形之中形成的遲疑,也讓女性舞者們錯過了許多展現自我的機會。 攝影/CowB (取自女子High臉書)         由於被動的社會環境已經形成,即便沒有特別限制,人們還是會被眼裡所見的日常不自覺地養成一些思維習慣。這種日常最後養成了人們的刻板印象,進而主觀地認定男女間的差別,覺得「女生應該怎麼樣」及「女生不該怎麼樣」。 攝影/Spin (取自女子High臉書)        
最女子的女子:女子High(上)         談到女子,你心裡是否有一個形象?是長髮還是短髮?穿褲子還是裙子?應該風姿綽約還是豪放不羈?其實對於一位女性舞者而言,這個世界不是選擇題,只要做自己就是最好的。 「為女性舞者提供一個能安心地盡情展現自己的舞台」 就是「女子High」的核心理念。 攝影/Spin (取自女子High臉書) 什麼是女子High?         「女子High」在2019年已經來到了第四屆。她原先是以十五個全女子舞團的同臺演出為主要節目內容,藉著讓大家看到各種不同面向的女子風貌,希望打破對女性印象的既定期待,進而創造出更多的可能性。         在這個場合裡,將優秀的女子舞者們聚集在一起,也製造了機會讓大家能彼此分享交流。女子們同時表現著自己,也欣賞著其他,許多的認同與鼓勵在其中,形成了一股強大的正面能量。主辦人肉欠老師與我們分享,當時的活動沒有任何主題的限定,就是希望舞團們可以自由的去創作。 「以舞蹈競賽來說,也許可以分出好壞。 但就藝術角度而言, 能真實地呈現出『自己』,那才是一生所必須追求。」 對舞者而言,做自己才是最重要的。 2019首創女子Show          今年2月24日剛結束的第四屆「女子High」以全新的面貌獲得了比以往更大的迴響。由「女子High」主辦人肉欠老師邀請小倩老師、Lingo老師、瑋瑋老師、鮮鮮老師和靜妹老師編排的四段「女子Show」成為本次活動的主軸,帶領大家一窺四種女子不同的風貌,呈現上打破以往鏡框式舞台的侷限,精心設計了與觀眾接觸的橋段,希望讓觀眾更深入地參與其中。